• <del id="n6vbnz"><fieldset id="n6vbnz"></fieldset><del id="n6vbnz"></del></del><div id="n6vbnz"><font id="n6vbnz"></font><u id="n6vbnz"></u><sup id="n6vbnz"></sup><form id="n6vbnz"></form></div><del id="n6vbnz"><span id="n6vbnz"></span><table id="n6vbnz"></table><select id="n6vbnz"></select><abbr id="n6vbnz"></abbr></del><fieldset id="n6vbnz"><b id="n6vbnz"></b><center id="n6vbnz"></center><tt id="n6vbnz"></tt><select id="n6vbnz"></select><del id="n6vbnz"></del></fieldset><ins id="n6vbnz"><tfoot id="n6vbnz"></tfoot></ins>
      • <strike id="1zc5te"><noframes id="1zc5te">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
            • 首頁
            • 公司設備
            • 正文
            • 排三開獎/莫愁之死

              2020年01月19日 關鍵詞:排三開獎

              近來無事,翻了翻金老的神雕,對比電視劇中的表演,突然對一個人著了迷,李莫愁。

              確是這樣一個女子,排三開獎們只記住了她的恨,她的毒,她的冷,卻忘了他的情,她的愁,她的癡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發現,大胡子張紀中的神雕,也許對李莫愁的诠釋是相對最准確的一個,因愛生恨,愛的痛徹心扉,恨得深入骨髓,大愛大恨,卻又如何能莫愁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且先看她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李莫愁,綽號“赤練仙子”,是楊過的師伯,小龍女的師姊。她傾心陸展元,曾不顧男女之嫌爲其療傷。因爲不肯聽師父的話立誓不離古墓而被師父逐出師門,本想與陸展元共浴愛河,卻沒想到被陸展元狠心抛棄。自此性情大變,對陸展元由愛轉恨。曾殺陸家滿門,並折磨陸立鼎之女陸無雙。爲得玉女心經,屢次威脅楊過小龍女性命。縱橫江湖十幾年,手執冰魄銀針殺人無數,江湖中人無不對之聞風喪膽。但良心未泯,曾撫養剛出生的郭襄。在絕情谷中被萬千情花刺中後,仍不忘陸展元,最後燒死于情花叢大火中。

              對陸展元,說傾心,程度甚輕,因爲金老的小說裏背叛師門是不赦重罪,不顧男女之嫌療傷,這更表明了李莫愁認定了他托付終身。可以說,除了愛情,李莫愁此刻一無所有了,因而不難理解,這情變之痛是何等的撕心裂肺,天崩地裂,真真地將一個人的人格摧毀,扭曲,重建,塑造成一個以血腥來麻木痛楚的惡魔。大愛已死,大恨方生,而這愛有多少,恨有多少,個中滋味,怕是只有李莫愁一人知曉,我們所能推斷的,僅僅是這愛更接近她的心靈。

              因愛生恨,看似很恰當的總結了李莫愁的一生,其實竊以爲不然,其實在李莫愁身上我們看到的更多是怨。

              怨與恨不同,怨需要先愛,愛而痛,痛而恨,且愛要大于恨,實際上,一直到死,李莫愁應該一直是這個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她其實不恨陸展元,她只是怨他,怨他薄情寡義,怨造物弄人,心底裏對他卻仍是深刻愛慕,甚至曾對挽救愛情存有一絲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子,她愛也好,恨也好,怨也好,開始一直是僞裝的,抑制的,可那宿命的情花,使它絢然迸發了。

              情花,愛之越深,痛之越劇,思之越切,毒之越烈。

              李莫愁身中情花劇毒,即將殒命在情花叢大火中。

              將死之時,眼前卻依稀出現了陸展元,這個生死冤家,愛也因之,恨也因之,謝幕之時,緣何又來糾纏,李莫愁大聲呼恨,叫道:“展元,你好狠心,這時還有臉來見我?”然而情花之毒不會說謊,愛便是愛了,恨便是恨了,心底一陣痛楚襲來,肝腸寸斷。

              “問世間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?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?歡樂趣,離別苦,就中更有癡兒女,君應有語,渺萬裏層雲,千山暮雪,只影向誰去?”在情花面前,一切謊言都是那麽不堪一擊,冷酷的僞裝,怨恨的面具,即便是口中仍萬般地否定,卻掩飾不掉心底的思念,十六年如一日,癡情如此,怎能不叫人爲之動容?

              願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離。而上天卻又偏偏那麽吝啬,連這樣一顆心都不予。

              日月輪回,天地不仁,只願君來世邂逅,如願如願。

              用一支墨筆,

              將邂逅的故事書寫成詩,

              提筆是天長,落筆是地久。

              那缱绻的文字中有風,有雨,有你,有我,還有一種微笑叫做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紅塵阡陌你是枝頭孤傲的寒梅,而我就是那寂寞的苦主,若沒有前世的相顧凝眸,怎會有今生柔情萬千,我收拾起與你相逢的點點滴滴,用思念穿成一簾幽夢,在午夜夢回時細細品位。那一季:你用堆積的思念爲我編織一件夢的霓裳,我在落紅紛墜之時輕輕披起,剪一縷月光簪在發間,在紅塵中爲我舞盡千年。

              紛飛的細雨裏,你的笑,依然如此清晰,婉約如百花傾城般給這一季流年增添了無數的驚豔。細數那些逝去的曾經,誰的夢依舊承載著不變的執著。夜微涼,天微亮,一別經年,我們的歲月終究成爲一段回不去的時光,雖然它在某一時間曾綠草如茵,花開似錦,可是還是很快紛紛落下,猶如煙花燦爛,只是瞬間。

              想你的思念依舊在風中蔓延,染淡了幾許流年:時光流逝,那些青蔥韶華就這樣隨著歲月的腳步,越走越遠。雖然歲月的流逝帶走了曾經青蔥的你我,當輪回的印記蘇醒後,我依舊等你在這煙雨飄搖的江南,只爲與你攜手走遍大江南北,踏遍海角天涯,朝迎晨曦暮看日落。

              歲月是張勾畫流年的宣紙,我提筆落墨,將淡淡的記憶中與往事相融,用筆端獨品靈魂深處的寂寞和美麗,書眉間清風,也書人間煙火,讓時光的輕盈,和生命的厚重,在淺淡的流年裏相融。你可知,爲了這場前世今生的邀約我一個人在這紅塵喧囂中,關上心門,攬清風入夢,只爲你一人,徘徊在這煙火人間。

              逝水的流年早已更換了曾經堅韌的容顔!奈何,充斥的感情在心中湧動,當繁華落盡時間破碎,一個轉身過後,我在落敗的殘花前看見了滿地憂傷。若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一抹彈不完的旋律,我定用最虔誠的韻律,將你我的遇見寫成最美的永恒;若人生最美是初見,我定用深情的筆調,將初見的驚豔定格。

              我將思念,婉轉于眸裏,向著遠方,遙寄一份欣喜,讓一朵花開有了溫婉的美麗,讓雨落有了清新的詩意,遇見,豐盈了人生底色,是歲月素箋上最美的綻放,溫暖,如掌心的記憶,描繪了生命的五彩雲朵。在歲月輾轉中不驚不擾,用微笑將美好收藏,既便有一天發絲如雪,回憶中依然會寫滿,那些你曾給的溫馨時光。

              花開一季醉含笑,月伴蓮開香傾城。墨染無殇隱風月,伴卿紅塵隱人間。

              華韶易逝的時光裏,多麽希望有一天,能與你攜手,走遍人世間每一條古樸小巷,那裏沒有紅塵喧囂,沒有世事紛擾,只有兩個人,兩顆心,還有共經歲月風霜洗禮後,所镌刻在心中最深的情意,如開在韶光中的花朵,淺淺的時光,深深的謄戀,牽著你的手,傾聽花開的聲音,從此:讓你的微笑在排三開獎的流年裏綻放。

              淡墨紅塵,捧一縷溫馨的淺笑,用素心素筆,輕描過往,讓心的明媚,在時光的轉角處蔓延,欣然于每一場遇見,釋然于每一次別離,不說感傷,不道悲喜,待多年以後若能微笑著憶起,便是曾經的最美。

              本網站只分享投資理財知識,不做任何投資建議與指導。
              文章觀點爲作者個人看法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
              大金鋪提醒您:市場有風險,投資理財需謹慎!
              本文標題:投資如人生,選對風口很重要

              最近推薦

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